今天是  
  • 急诊科
  • 首页 > 科室服务 > 门诊科室 > 急诊科 > 科室动态
    • 不忘初心,步步为营--基层急诊女医生的故事
    • 发布日期:2017-02-09   来源: 秦燕 浏览次数:
    •         科室新来了位女医生,我们都很喜欢她。首先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儿,马俊妮,31岁,有两个小孩,165左右,身材很好,活脱脱一名清秀佳人。其次是她在急救中遭遇的那些故事,让我们感动。

           烈日骄阳:山路上的救援
      01  对医生品头论足的醉酒者
              晚上,马医生值班,来了位醉酒病人,来的时候是被人搀扶着进来的,走路都走不稳了,明显已经入了酒精过量的共济失调期。
              科普一下一酒精过量的知识。
              第一期是兴奋期:颜面潮红,身心愉快;由于中枢神经系统抑制力的消失、性格忽然直爽起来,高声谈笑,自高自大,有时且会粗暴无礼,乱打乱骂,喜怒无 常。
               第二期是共济失调期: 兴高采烈、但逐渐地因舌头发硬而口齿不灵, 说话含糊不清,行动也不自如,身体不能保持平衡,耳鸣和感觉麻木的现象相继出现,并发生恶心和呕吐。
               第三期是麻醉期:意识丧失、瞳孔放大,不管倒在什么地方就呼吁大睡起来,面色苍白,身上出冷汗,脉搏快速,体温能降到30度以下,严重时,可因呼吸麻痹而死亡。
              马医生看了病人,下了医嘱,护士打上了针,她还是不放心,到观察室去看这名病人。正当她来到病人床前,刚刚还闭着眼的青年男子忽然睁眼,斜瞄了她一眼,口出惊人之语:“你好丑啊,你怎么长的这样丑啊!”
              马医生心里有千万只泥马践踏而过,她没有理睬这名男子,再看了看他的瞳孔,嘱咐了旁边的家属小心照顾,就离开了观察室。离开之前,马医生特地看了看观察室大玻璃中的自己:鸭蛋脸,大大的眼睛,虽然有几粒小雀斑,但还是蛮清秀嘛!最无语的是,马医生刚走过观察室,快到输液室时,那名病人居然从床上坐起来,望着俊妮,大声说:“你长的实在有些丑啊!”  现实告诉马医生,原来酒精过量的病人,还有一项症状:就是对医生的长相进行评论!
      02  病人家属的跪地求援
               一天晚上,120指挥台接到求救电话:高速上发生了一起车辆相撞事故,现场状况不明。马医生和小莹护士作为一线,被迅速派向出事现场。离现场还有一段距离时,小杜医生和小莹看着前方堵得严严实实的车辆,二话不说,扛起担架开始飞奔……跑过长长的隧道,跑过一辆又一辆的车,两个人就一个念头:快!
               终于可以看到出事现场了,两人顾不上喘口气,汗流浃背的她们迅速搜救。两车相撞,一辆大货,一辆小面包车,一车侧翻,一车撞毁严重。伤员3人,一女在侧翻的车里,情况不明,是司机老婆。一男头部外伤,全身多处疼痛,呼吸困难,面包车司机。一男无明显外伤,大货司机。
              交警们正在想办法弄出大货车内的女人,车摇摇晃晃,很危险,但里面的人没有反应,看样子凶多吉少。下意识地,根据现场检伤原则,马医生首先奔向面包车司机。R:24次/分,HR:123次/分,SPO2:83%。血压测不出了。小莹一边测生命体征,一边报给了马医生。神志模糊,双侧瞳孔等大等圆,右侧小腿大面积挫伤,可见肌肉筋膜,左侧小腿远端畸形。
             马医生正在给病人查体,忽然旁边传来一声哭叫:“医生,求求你,快救救我老婆!”她还未回过神来,袖子就被一个男人拽住,“扑通”一声,眼前跪下一个呺啕大哭的男人:“我家里还有二个娃儿,还有八十岁老娘,我儿不能没有娘啊!”男人在地上一个接—个给俊妮磕头。“阿莹,500ml林格氏液,静脉滴注,给氧,8L/分。”马医生快速给阿莹下了医嘱,一咬牙,奔向还在摇晃的大货!帅交警来阻拦马医生,被她推开了!此时的她很清楚,自己在闯急救原则的红线--确认现场环境安全。
            仗着小时候爬山越岭练出的好身手,马医生爬上了大货,从破碎的驾驶窗玻璃里望进去,里面的女人一动也不动,凭着多年的急救本能,俊妮心一沉,艰难的从玻璃里伸进手,终于碰到了病人的手腕,没有脉搏!
            车子突然剧烈地摇晃起来!“快下来,危险!”帅交警一把把她抓了下来!她与交警对视一眼,轻轻地摇了摇头。“很快就可以救出她了。“帅交警知道了她的意思。女人被从车上救下来了,马医生再次复核体征:呼之不应,双侧瞳孔等大等圆,颈动脉搏动消失,无自主呼吸。下颌可见一长约3cm横行裂口。右侧胸背部可见肋骨,内脏器官裸 露。心电图显示一条直线,于11:50宣布临床死亡。
             男人无法接受这个结果,马医生果断对他说:“你马上跟我们回医院,你还需要检查一下有没有问题,再说车上的病人需要马上转运,现场交警会处理的。”男人还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警官帮助马医生转运了重伤的面包车司机,让男人一起跟着走了。为了争取时间,俊妮在车上给男人测了生命体征,查了体,暂时没有异常,才放了心。终于,到达了重症医学科,病人活着被交到了重症医学科医生手上。这时,她才松了一口气。
      03  基层急诊女医生的现状
             后来,听司机班张师傅讲,原来马医生在乡下当医生的时候,曾经在卫生所工作过,那时候还养猪,能背得起140多斤呢!吃过苦,受过苦,基层工作的经历,难怪马医生能深刻体会到病人的感受,愿意去做一些人不愿意的事情。
             我们科有6名急诊医生,其中4名是女医生,她们的经历都与马医生相似,都有长期乡镇卫生院工作的经验,有的做过副院长,有的做过办公室主任,有的父亲还是有名的村医,这些年,这些女医生们承受了太多。
             醉酒、高速救援、病人的不理解、甚至同行的误解,她们都遭遇过,基层急诊难以留住男医生,待遇低、专业价值少、风险高三大瓶颈制约了基层急诊的发展水平。
             这些女人们,以孱弱的双肩,以坚韧的意志力,撑起了基层急诊救援。
             这些年,与她们共事,一个车里出诊,一个锅里吃饭,已经对她们的工作、生活都非常了解,彼此之间也有了深厚的同志情谊,我们常常讨论的是在现如今极为有限的条件下,如何去提升基层急诊救援质量。
      比如怎么去利用医护共同演练学习去撬动急救技能提升,怎么利用有限的时间来考核,怎么医护合作去完成一个个治疗。
       
      目的只有一个:不忘初心,步步为营。

      回忆这么多年与急诊女医生的朝夕相处,送一首《牵挂》的小诗给可爱、美丽、坚韧的她们:
      在莫名的瞬间
      成了定格
      韶光漫漫
      一缕牵挂
      颤微微摇晃在韶华的缝隙
      是娇弱里含着忧愁的吊兰
      盈满的盛放
       
      其实
      我没有那么强悍
      好想靠着你温柔的臂弯
      在你深情的怀抱里
      静静地
      眯那么一小会
       
      其实
      我没有那么伟大
      在朝阳里
      在急驰的救护车上
      在黎明的产床上
      迎接一个个新生命的诞生
      只是因为
      那一刻
      我无可替代
       
      其实
      我想痛快地流一场泪
      把委屈挥洒
      让辛劳释放
      可是
      一切之后

      还得走
       
      其实
      我也很矫情
      如果
      不小心被你看见了
      我带笑的泪花
      请为我拭去